短短短短短

脑洞仓库/PP/小圆/APH

岁月如歌【白起x女主】

 

*白起视角

*女主借用官方名悠然

*不OOC是不可能的

*各位白夫人新年快乐

 

 

     跨年之夜,他们肩并肩走过了许多灯火阑珊的街道。红薯的清香和重叠的手心驱散了所有的寒意,令白起想起两年前的元旦。

     那是一个充满血腥气的晚上。对犯罪团伙的围剿行动一开始进行得非常顺利,但中途措手不及地遭到了不明势力的伏击。清完场后,白起所在的小队正庆祝着胜利准备收工时,整片区域突然跳闸停了电。枪声在黑暗中毫无预兆地响起,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包围。白起反应迅速地卷起气流抵挡攻击,奈何火力实在太过密集,有些子弹能从缝隙里钻过风墙,很快他的战友就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白起把风场能力压榨到了前所未有的极限。他制造出凶猛的疾风护送其他人撤退,自己留下断后,顶着几处未伤及要害的灼伤和擦伤,制服了好几个藏在角落里的敌人。

    枪声终于停歇。在一片死寂的黑暗里,白起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违和感,但在他想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之前,发子弹从背后径直而来,无视他筑起的风墙从他脖颈边险险擦过

    ——对方也是Evolver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白起做出了判断。这个情报比他的命更重要,他必须不惜一切把消息传回去。白起当机立断,不再和那个能力未知的Evolver纠缠,踩着风跃入空中,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在飞行途中他感到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连意识都开始涣散忽然间眼前一黑,他的身体开始坠向大地。风场摆脱了他的控制,任他摔落在冰冷的泥土上。Evol的过度使用和太多的伤口让他变得无比虚弱,没办法再驭风飞行

    这一下摔得白起疼咬破了舌头。除了几根断掉的肋骨轻微脑震荡,他估计刚刚那发子弹擦破了颈部的血管,可能是动脉。他想用通讯设备联系上级,才意识到脓血堵住了咽喉和声带,发不出声音来。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把情报写在随身带的记事本上,用风托着送回总部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白起觉得如释重负。他欣慰地感知到,伤员和遗体都成功撤回了营地。他也清晰地意识到,他可能等不到救援来了。

    伤口血流如注,在他身旁积成暗红色的河。他根本拦不住能量从身体里迅速地流失。他想如果他死了,父亲便不需要再对他失望,从此少了个累赘;如果他死了,或许可以见到母亲,陪她喝茶叙旧。如果他死了,不会有谁为此而痛苦,但也许有人会为此而解脱;如果他死了,很快就会被人遗忘,回归尘土。

    那她呢?她也会忘记他吗

    她是不是,已经把自己忘了?

    刚生出这样的念头,他便不禁自嘲地笑了——他有什么资格要求她铭记自己

    他从头到尾,不过是她生命里的过客。那天的初遇,那场银杏雨,那封告别信,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甚至不愿意赴最后的约,是他自己强加了太多的情绪和意义,是他自己擅自立下了那样的决心与誓言

    他白起在这世上,孑然一身,无牵无挂。为他唯一的使命而牺牲,似乎是他的宿命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她,他又放不下心。他知道她活得如同浮萍,身世沉重,孤苦伶仃,各方势力对她虎视眈眈。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护她周全?

    一想到她,他就非常不甘心。过去他没参与她的童年、错过了她的少年,他多么想在她的未来里占有一席之地,陪她走段更远的路。

    一想到她,大脑便走马灯般地开始回放他不多的那些温暖记忆;一想到她,满腹说不出口的冲动和思念便会狠狠撕扯他的心脏。

   一想到她,他就不想死。

    恍惚间,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年的银杏树下。铿锵激昂的钢琴声抚平了伤痕,漫天飞舞的金黄落叶抹去了戾气,她在坠地之前拉住了他,给他的生命注入了新的意义。再一眨眼,深秋的景象被风吹散,冬日的夜空中月色沉默不语,星辰黯淡无光依旧看不到前路的希望,但如果她能好好的,那些苦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的。

    失去意识之前,白起想,

    他不想死,他想再见她一面。

 

 

    “学长!倒计时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悠然的声音把白起拉出了回忆。她的眼睛里总是有千万星辰,有深秋暖阳,令他不忍移开视线。小姑娘绞着手指欲言又止的样子把他看得一愣,才反应过来低笑着揽她入怀。

    悠然每次靠在白起的怀里,都会注意到他脖颈上的疤痕。那是一道贯穿肩颈、颜色极深的疤。她喜欢猜测这道疤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,更喜欢欣赏白起因这道疤而愈发充满诱惑力的身体。

    今天的白起格外令她沉醉。他极少笑得像现在这样柔和而释然,笑得磨平了所有桀骜的棱角。他也极少把她的撒娇照单全收,毫不遮掩地宠得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她不禁问白起,是不是从前的跨年夜发生过什么事,是不是跟他颈上的伤痕有关。

    白起一如既往,带着浅淡的温柔看着她:“都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悠然闹起了别扭:“你从来不肯告诉我过去的事,可我知道你受过好多苦,我想心疼你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白起笑出了声。十八岁的秋天,他曾祝福她在分别的日子里幸福平安;前年的冬夜里,他许下再见她一面的愿望;去年的新年,他希望不会再像高中时那样被她远远躲开。命运多么眷顾他,实现了他所有的愿望。

    所以他说:“只要你在我身边,那些事都算不得苦。”他的姑娘太美好,把苦的、甜的岁月都编成了歌。

    他一尘不染的眼神看得悠然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钟声敲完了最后一下。他们在广场中心紧紧相拥,望进对方温柔如水的目光,望进下一年的许愿和承诺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他们异口同声,又相视而笑。白起捧起悠然的脸,深深吻了下去。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 

评论(2)

热度(34)